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叛逆少年宜昌学校魔鬼训练成功变为阳光少年

发布日期:2021-06-20 09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美丽的西陵峡畔,“虾子沟”通往三游洞方向,这里有一所外表极其普通的学校,但它却是被海内外媒体聚焦最多的宜昌学校,中央电视台、香港凤凰卫视、台湾TVBS电视台、湖南、湖北电视台等几十家媒体先后做过报道;在全国101所红军小学中,它是唯一被全国红军小学理事会列为重点建设的特别教育学校,也是红军小学中唯一一所民办学校,2010年三位中央部级领导来宜亲自为其授牌。

  因自己的儿子在此接受“魔鬼训练”,成功转变为阳光少年,作家深入该校探究并思考中国问题孩子拯救之路,潜心创作47万字纪实小说《一个孩子的战争》,今年年初问世即受到全国瞩目,央视再次来宜专题聚焦。

  这里是“问题孩子”扎堆之地:有上网成瘾的,有贪玩逃学的,有叛逆早恋的……他们像一匹匹脱缰的野马,被手足无措的父母千里迢迢送来,接受封闭的准军事化“改造”,90%转变为“阳光少年”。

 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?它究竟有何奇特之奥秘?近日,本报记者走进宜昌少年西点阳光学校,揭开其神秘面纱,以管窥游离于体制之外、且鲜为人知的中国“特别教育”。

  紫薇(化名)做梦都没想到,她会来到这个陌生的学校。3月15日,在宜昌少年西点阳光学校的会议室里,回想起一个月前被老爸“骗来”的情形,这个16岁的花季少女还有些许愤懑。

  长相清秀的紫薇来自湖北松滋,因父母长年在上海工作,她自幼被寄养在大伯和小姨家。缺少父母关爱和管教的她,上高中后叛逆起来,翘课,逃学,早恋。今年,父母在上海买了房,紫薇第一次去大城市过年。“我觉得没什么跟他们交流,每天宅在房间里玩电脑,饿了就叫外卖。”还没等到正月十五,2月5日,她就偷偷从上海跑回了松滋。焦急的父母一路追回,以带她去一个好玩的学校为名,将她送到了宜昌少年西点阳光学校。

  一下车,紫薇就感觉上当了。呆了一个星期,她瞅准一个机会翻过了学校围墙,逃跑,可没跑几分钟,就被闻讯追来的教员撵了回去。“我体能太差了,想跑都跑不动。”紫薇想起这件事就忍不住笑自己。长期缺乏锻炼,体能很差,来的第一天跑步、蛙跳,她完全坚持不下来,累得直掉眼泪。学校严格的训练和作息制度,也让散漫惯了的紫薇如坐针毡。

  唯一让紫薇感到庆幸的,是每天晚上的文化学习和写家信。她甚至开始觉得,与艰苦的体能训练相比,学习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。“起初写家信,我总是埋怨爸爸妈妈,一张纸都写不满,现在越写越长,到第5封已经可以写四五张纸了!”对于父母的态度,紫薇也有了变化,现在至少不会怨恨他们了。

  走进宜昌少年西点阳光学校,只见学生个个穿着迷彩服,在教官的号令下整齐列队训练。操场上停着几台行军大车,车身上写着“重走长征路,传承红军精神”的红色大字。

  孩子们一天的生活是这样的:早上6点30分起床,出操;7点整理内务;7点30分吃早饭;上午3个半小时、下午2个半小时操课;晚上6点到9点是活动时间,可以写日记、家信,或进行文化理论学习,背诵《弟子规》等;晚9点半熄灯睡觉。

  校长陈锋是“湖北青年五四奖章”获得者,宜昌市政协委员,中国特别教育创始人,有着14年办学经历。“我们这里管老师叫教员,但是孩子们一般称教员为‘哥’‘姐’,这样显得比较亲切,容易拉近距离。”陈锋介绍,学校主要招收8~16岁的学生,除了军事训练,还有爱国主义教育,如1000公里红色远足拉练等。此外,有生活能力训练、行为习惯训练、意志力磨练、亲情的培养、还有开荒种菜等生活体验,并聘请心理学专家对孩子进行心理辅导。

  教员24小时与学生同吃、同住、同生活、同学习、同娱乐,学生也要分班,根据表现进行考核,分为初级班、中级班和高级班。每个学生一般在这里至少呆半年。如果高级班结业,就意味着可以毕业离开这里。

  来自山西临汾的16岁男孩斌斌(化名),去年9月过来,让他印象最深的训练是站桩:“平地还好,有时要站在小台子上,三分之一的脚悬空,站得腿直发抖。”身体的辛苦只是一方面,每当到了晚上写家信的时候,一些孩子就忍不住想家。也许是距离产生美,回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,不少孩子这才想起父母养育自己的不易。

  学校的制度非常严格,男孩不允许留长发,女孩不准化妆,顶多擦点防晒霜。记者看到,学生的被子叠得像豆腐块,有棱有角,牙刷、毛巾等生活用品摆成一条直线,整整齐齐。

  如果学生不听话,戒尺惩戒手掌。陈锋说:“戒尺由教育训练处长保管,不是随便能使用的,每次惩戒15下,惩戒是教育的一种方法而不是目的,主要是让那些屡教不改的孩子长记性。”

  宜昌少年西点阳光学校的孩子来自全国各地,有香港、台湾、山西、辽宁,甚至有来自日本的华裔。16岁的晓军(化名),从小在武汉长大,读五年级时随父母迁往日本。读高中后,他觉得读书没有用,最后休学去打工,在一家超市做理货员,工作仅两三个月,由于上班和玩的时间冲突,他多次旷工,最后被解雇。父母拿他没辙,去年10月底将他送到宜昌接受特别教育。

  这里的学生并非都是成绩差的学生,有的还是“尖子生”。来自秭归的雨婷(化名)曾是老师和父母的骄傲,小学、初中成绩名列前茅,父母对她的期望也很高。考上当地最好的高中后,她将目标瞄准武汉一所知名大学。

  可由于心理压力太大,上高中不久雨婷的成绩开始下降。怕父母失望,她仍然报喜不报忧,甚至一度修改成绩单隐瞒事实。高二她选择了文科,一度曾想学吉他,去考传媒类专业,但她还是没勇气,因为她认为父母肯定不会同意。雨婷的成绩越来越糟,而母亲在外地,父亲工作忙应酬多,都没意识她的变化。直到去年12月,她终于不堪压力离家出走半个月,父母才得知这一切。

  “孩子出现问题来到这里,原因有很多。”校长陈锋总结了四点:一是先天问题,有的孩子天生好动,出生后没有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;二是部分学校和老师教育不当,没有采取恰当的方法,及时纠正学生成长中的行为偏差;三是父母长期与孩子没交流,造成一些孩子叛逆、亲情冷漠;四是社会原因,各种诱惑入侵校园,让一些意志薄弱的学生沉迷其中。

  来宜昌“西点”的孩子,家庭条件一般比较优越,父母多半是成功人士,不少人受过良好的教育,其中不乏大学教授。陈锋说,曾经有个来自北方的男孩,他的父亲是博士生导师,母亲是研究生导师,但就是教育不好这个儿子,儿子跟父母说话基本靠吼。“我分析这些父母在事业上付出了许多,但在孩子的教育上可能付出很少,所以导致问题频出。”

  武汉作家徐世立,是宜昌“西点”的一位“明星家长”。他的儿子“徐修远”曾是一名优秀学生,小学初中光彩熠熠,可上了高中接触电脑后,这个90后男孩蜕变成一个不愿死读书的“另类学生”,学习、生活、意识一片混乱。徐世立和妻子简直是焦头烂额,陷入绝望的深渊。

  2007年2月,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徐世立认识了“行走学校”,他决定送儿子到宜昌少年西点阳光学校试一试。儿子从此开始了严格的、准军事化的教育训练,并随后参加了一千公里的“长征”。不过,仅仅过了106天,他就提前将儿子接了回去。又经过两三年的苦心培养,儿子终于考入中央戏剧学院,过上了正常孩子的学习生活。徐世立将教子的心酸经历写成47万字纪实小说《一个孩子的战争》,于今年初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发行,首印就达10万册。宜昌“西点”因为这本书再次受到全国瞩目、蜚声海内外。

  回忆起在宜昌“西点”的这段经历,徐世立认为,儿子的耐挫能力大大提高,意志变得坚强起来,能吃苦。他列举了一些细节:从宜昌“西点”回去后,儿子想读书,但是班主任坚决不肯收他,他多次请求均遭到拒绝,仍然不肯放弃,最终打动了老师;上大学后,“徐修远”与老师发生冲突,受到严厉批评,他也扛住了。“如果按照儿子进‘宜昌西点’之前的性格,是断然做不到的。”徐世立说,“现在的独生子女心灵太脆弱了,有条件的家长都不妨让孩子来接受一段时间的磨炼,我想这对他们的一生都会有帮助。”27844彩吧心水资料玄机特马图三怪玄机图自动更新



上一篇:远大模方BOX Modul产品:重新定义居住空间 赋予人类全新活力 下一篇:榆林市第二届青少年智力七巧板团体比赛成功举办